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和经营,刘家在西安绝对算顶尖的家族,正儿八经的土皇帝,任谁都不敢轻视和得罪,比如某位前段时间谣传出事,随后低调蛰伏了很长时间的胡润排行榜上的大佬,最终还是在刘家的帮忙下才渡过了这次的难关,至于他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那就没人知道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位大佬的事情涉事不深,不然向来谨慎小心的刘家也不会趟那次的浑水。

由此可见,刘家在这边的能量特别的大,各方面的关系错综复杂,自然就会有人通过各方面的关系希望刘家牵线搭桥,好让秦升放过他们一马,刘家因此会得到些利益,至于结果刘家才不会去管。

说白了,刘家有时候做的不过是掮客的生意,不过这还得看关系,不是谁的生意都做。

两个男人看起来有些疲惫不堪,脸色发黄黑眼圈很重,头发乱糟糟的,连胡子都没刮,再加上穿的比较随意,秦升差点都没人出来是谁,毕竟上次见他们的时候,那可是光鲜亮丽啊。

这两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谭峰和张金磊,他们一直苦等着秦升回西安,如果不是刘长兮让他们千万别轻举妄动,他们估计都杀到北京去给秦升负荆请罪了。

秦升已经知道什么意思,但还是明知故问道“刘哥,这是什么意思?”

刘长兮刚才只是在试探秦升的底线,如果秦升的抵触很强烈,他绝对不会冒险,他可不希望因为这些琐事影响了他和秦升的关系,但是秦升的态度并不强硬,刘长兮这才让谭峰和张金磊过来。

刘长兮乐呵道“秦升,没什么意思,别多想,我也是迫于无奈,这谭家和张家请了位老领导当说客,我们家老头子正好又欠那位老领导人情,这才没办法让我牵这个线。不过,还是那句话,该怎么还是怎么,我只是牵线而已”

秦升冷笑道“那我懂了”

谭峰和张金磊这段时间可算是被折磨够了,谭家和张家的生意在刘家的打压下受到很大的影响,又加上以前的很多事情被挖出来,现在可谓是麻烦不断。最终花了不少钱疏通关系,这才跟刘家这边说上话,也就有了今天这场见面。

刘家的意思很明显,们做了什么事,们比谁都清楚,不是我们刘家要搞,而是有更厉害的人物要对付们两家。

看见谭峰和张金磊走过来,郝磊脸色很是不高兴,他没想到刘长兮居然背着他们做了这些事,这两位可是导致王姨车祸住院的罪魁祸首,他们的父亲则是当年林叔入狱那件事情的幕后黑手。

早安美女抱着枕头比剪刀手俏皮写真

秦升点燃了根烟,眼神很是玩味的盯着谭峰和张金磊,谭峰和张金磊内心忐忑不安,今天他们可是抹下了所有颜面来见秦升。不管秦升让他们以及背后家族付出多大的代价,只要是在他们能承受的范围内,他们都可以答应,只要秦升能放过他们就行。

谭峰和张金磊走过来后,刘长兮就已经吩咐那我站在不远处的经理,别让任何人打扰他们,那位经理立刻招来两位保安站在台阶下面。

“刘哥”谭峰和张金磊对着刘长兮恭恭敬敬低头喊道,谁让刘长兮是谁都得罪不起,是谁都得巴结的角色。

刘长兮捏着红酒杯轻笑道“还不给秦少打招呼?”

“秦少”谭峰和张金磊连忙弯腰低头喊道,这次比刚才对刘长兮还要恭敬,直接就是九十度弯腰。

秦升故意回道“两位大少,好久不见啊,近来可好?”

谭峰的脸皮还是没张金磊厚,从上次的事情就可以看的出来,张金磊是能屈能伸,谭峰还差点火候,这次依旧是张金磊道“在秦少面前,我们就是普通人,可当不起什么大少”

“是么,我可记得前段时间,两位大少耀武扬威的样子啊,别提有多威风啊,我都吓坏了”秦升不以为然的回道。

张金磊连忙回话道“秦少,以前是我们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您,希望您大人有大量,都别往心里去,只要秦少愿意,我们怎么赔礼道歉都行”

秦升将烟头扔在地上,再次刁难道“跪地磕头认错,行么?”

这是赤裸裸的羞辱,别说是谭峰和张金磊,就算是普通人都受不了这样的羞辱,这里可是酒吧,坐满了客人,真要跪下去了,那就成了大笑话了。何况上次的事情,已经让谭峰和张金磊无比屈辱,每当提起的时候都会对秦升充满恨意,今天秦升又是如此,那真是在他们伤口上挖肉剔骨啊。

可是,张金磊跪了,扑通一声,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别说在场其他人很是震惊,连秦升也有些意外,没想到张金磊会如此的坚决。

张金磊跪了,谭峰脸色难看,这里可是酒吧啊,到处都是客人,保不准就会有人熟人,这要是再传出去了,他们怎么在西安成立做人,怕是真的成为了所有人的笑话。可是不跪又能怎么样,眼前这个男人可掌握着他们几个家族的生死,这个男人要是不打算放过他们,他们根本没有反抗的勇气和实力,只有等死啊。

如果整个家族都完了,那他谭峰又算得了什么?

所以,犹豫片刻后,谭峰也紧随其后扑通一声跪在了秦升面前,死死的盯着秦升,那意思是说,我们都已经跪下了,您还想怎么样?

刘长兮对此并不惊讶,林家被他们两家整的差点家破人亡,林希更是在监狱里面呆了这么久,而他们却潇洒的享受着生活,如今秦升王者归来,他们不这么做,还能怎么样?

北京城里,那么大的风波,秦家都能扛过去,他们两家又算得了什么?

“呦,没想到啊,两位大少跪的如此坚决,真是让我刮目相看”秦升冷嘲热讽道,紧接着又说道“那说说吧,两位今天找我有什么事?”

听见这话,张金磊和谭峰脸色顺便,眼神里面满是惊喜,说明今天这一跪,跪的值得,说明秦升有放过他们的意思。

张金磊直接开口道“只要秦少可以放过我们两家,我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秦升听完以后哈哈笑了起来道“们所谓的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无非就是钱么,好像对于们这样的有钱人来说,有钱可以办到任何事,可惜们这次错了,因为我们家比们两家有钱啊,们两家财富加起来,怕是连我们家的零头都不够吧,说我要们的钱干什么?如果花钱可以办到任何事,我用钱买们的命,行不行?反正们也说,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我看看们是不是真的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秦升这番话,让张金磊和谭峰刚刚燃起的希望瞬间又掉落到了谷底,秦升这话真的是无比嚣张啊,而且是在刘长兮的面前说这样的话,看来正如刘长兮给他们所说的,我和人家秦升相比,那真的不算什么。

谭峰咬牙道“秦少,我们怎么做,您才能放过我们两家?”

“父债子偿啊,可惜不管们怎么做,我都不会放过们两家的,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们的长辈我都不放在眼里,何况是们呢?”秦升直言不讳的说道,继续羞辱着谭峰和张金磊。

张金磊阴着脸不说话,也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谁都知道他很愤怒,秦升再次羞辱了他们,却依旧没打算放过他们,这是要不死不休的节奏啊。谭峰就比较直接,恶狠狠的瞪着秦升,大有将秦升碎尸万段的意思。

秦升眯着眼睛说道“怎么?是不是特别的恨我,恨不得杀了我?一样,我也恨们,以前们得势的时候,可以将林家玩弄于鼓掌,如今们失势了,就乖乖认怂,以为下跪磕头赔礼道歉就能得到原谅,可秦家承受的痛苦谁来弥补?”

“所以,我不可能轻易原谅们的,们如果不服,想怎么玩都可以,就怕们承受不了代价,因为在我眼里,们真的什么都不是”秦升最后这句话,更是一字一句的说出来的,无比的扎心。

秦升的飞扬跋扈,刘长兮已经见识过了,他依旧不悲不喜,这个社会本就是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谭张两家当初不也是如此对付林家的么?这一切都是他们应得的报应,所以怪不了别人,他可不不会给他们说什么好话,他的任务只是牵线搭桥而已。

张金磊缓缓站了起来,这个男人能混到这样的地位,确实是有点本事的,谭峰就差了点,说实话真不如他的弟弟。

谭峰也紧随其后站了起来,他还是那么的不甘心,大有现在动手就弄死秦升的意思,可是他很清楚,这又能怎么着,弄死了秦升,那他们整个大家族都要陪葬,秦升的背后才最可怕。

张金磊心平气和的说道“秦少,以前的事情,我们对不起林家,所以今天的事情,我们也怪不了别人,认了”

“嗯哼”秦升耸耸肩道。

张金磊微微躬身低头道“秦少,打扰了”

又对着刘长兮说道“刘哥,谢了”

说完,张金磊就准备带着谭峰离开。

秦升这时候却说道“让们父亲来,这事还能聊聊”

瞬间,剧情再次峰回路转……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