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被男人的劲臂扣住手腕,雪落惊慌得差点儿失声尖叫。

回眸之际,便掉进了封行朗那幽深一片的眼眸中。

封行朗那双暗沉沉的眼眸,如神秘的海域一般;表面上看起来是一片不动声色的清冷,可实际上却深邃如海的眼眸,似乎要将雪落溺死在里面!

将她的四肢百骸,浑身上下的所有细胞都浸泡在他眸光的毒液里炼狱!

雪落第一个反应就是:逃跑!

可封行朗的劲臂却似铁钳似的紧握,任何雪落如何的挣扎,都挣脫不开他的桎梏。

“我想,我应该不是在做梦!我应该是实实在在的逮到林雪落了!”

封行朗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的魔鬼,生冷得让人不寒而栗。

配合上动作,封行朗锐利着眼眸,在自己铁钳似的手掌上用力的狠捏一把。

“啊……”

雪落终于还是失声惊叫了出来。感觉自己的手腕都快被这个戾气的男人给捏断掉了,疼得她整个身体都在止不住的打颤哆嗦。

“林雪落,终究还是被我逮到了……守株待兔了五年,还是上钩了!”

花店偶遇清纯文艺小美女图片

封行朗的戾气在一点一点的蔓延,从刚刚的言语,一直蔓延至身。几乎身体之中的每一个细胞都被堆积的愤怒点燃起来。

“封行朗,混蛋……快放开我!我的手快被捏断了!”

雪落的身体在止不住的哆嗦。或许这个正在施暴的男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用了多大的气力,但雪落真的疼得快背过气了。

“这点疼都受不了?怎么还有那勇气、那胆量,敢打掉我封行朗的孩子?”

封行朗声嘶力吼道。那满腔的热怒,好似要将面前的雪落一点儿一点儿的融化成灰烬。

“封行朗,……神经病!快放开我!”

雪落不知道怎么去跟眼前渐渐失控的男人去解释五年前所发生的事儿;即便是误会,想来也不必去解释了。因为她根本不想让封行朗知道儿子林诺的存在!

还有就是,既然他已经跟蓝悠悠有了他们共同的女儿,她的孩子在他封行朗心目中存在与不存在,都已经不重要了,不是么?

“放开?做梦吧!老子要用此后的残生跟林雪落一直耗到死!”

封行朗低厉着声音,整个人都被无穷无尽的戾气给包裹住了。

“封行朗,这个疯子……就是个神经病!”

似乎这一幕又回到五年前,在那个手术室里,当封行朗看到那个玻璃器皿中鲜血淋漓的血肉之块时,他也是这副恨尽天下一切,且毁天灭地的眸光。

那时候雪落觉得自己快把封行朗给逼疯了。

而现在,时隔五年的封行朗,俨然已经快把他自己给逼疯了!

雪落不想陪着封行朗一起发疯,她还要回去照顾儿子林诺呢!

小家伙只要她这个妈咪不监督着,就大口大口的吃肉,一丁点儿蔬菜也不肯吃。而河屯却觉得男孩子就应该多吃肉才像个爷们儿,也就从不会强迫小家伙吃蔬菜。所以一般情况下,只有雪落逼迫着小东西每顿都要吃几口蔬菜,好让他营养均衡些。

于是,想快刀斩乱麻的雪落,低过头来一口咬在了封行朗的手臂上,想用这样的咬疼刺激封行朗松开手,从而达到她想逃跑的目的。

这一口雪落咬得不轻,几乎要感觉到他皮下组织里的腥甜血液了。

可封行朗却绷紧了自己手臂上的肌肉,任由雪落咬着他。好像被咬的只是块木头,而非他封行朗碳水化合物的身体。

突然,封行朗整个人暴戾了起来,他一个翻身,带动着雪落一起朝地板上撞了下去。

毫不怜香惜玉的封行朗将雪落死死的压制在他健硕的体魄之下。撞得雪落的后背一阵麻木震疼。

“封行朗,要干什么?快启开!”

雪落很讨厌这样的体态,更讨厌封行朗看她时的狠厉目光。

那目光,像是要把她整个人给活吃了似的!

雪落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已经恨她入骨。恨不得把她活活弄死才解他的心头之恨。

封行朗深深的凝视着身之下的女人,看着她比五年前稍稍丰腴的面容,还有这五年来养尊处优的雅致风韵的脸庞。

成熟的雪落是美丽动人的,更显优雅风韵和被岁月酝酿后的华贵多姿。

这个姿态,可以让雪落更好的看清封行朗的俊脸。

依旧丰神俊朗,依旧野性邪肆,只是多了一些岁月的沧桑感。

彼此静默了几秒之后,刺啦一声,雪落觉得自己的腹处一凉。

本以为这个男人被狠狠的痛打自己一顿撒气,或是辱骂厉斥自己一通,可是多没有……

惊恐万状的雪落意识到:男人摊开的大手正覆盖在自己的腹处,似乎想摸索到五年前的她这里曾孕育过的小东西。

可惜,让男人失望了。那里早已经平平坦坦,不再有任何小生命的孕育迹象了。

“我的孩子呢?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封行朗失控的咆哮出声,似乎要将这五年来所堆积的苦楚和愤怒统统的发之泄到雪落的身上。

男人略带沙哑的嘶喃声,让雪落的泪水忍不住的滚落下来。

她真的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男人还是不能忘怀她肚子里曾经孕育过的小乖。

雪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的难过。明明小东西还活着,而且还健健康康的,可她的泪水却忍不住的直掉!

是因为自己这些年来跟儿子林诺所受的委屈?还是被这个男人的言语所感伤?

“林雪落,这五年过得不错啊……这身材养得珠圆玉润的,小日子过得很滋润呢!”

封行朗嘶声冷哼,居高临下盯看雪落的眸光越发泛起冷冷的寒意。

“现在的滋润生活,是建立在把我封行朗的孩子打掉的残忍行径之上的!林雪落,把孩子打掉的时候,的心会疼吗?”

看着封行朗那快要被他自己给逼疯的走火入魔神情,雪落的心里是五味杂陈。

“我不疼!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啊……”

雪落话声未落,她的肚子上已经被这个戾气的男人狠狠的一口咬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