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养性是现任锦衣卫指挥使,周延儒是现任内阁首辅,王之心是现任东厂提督。这三人分别代表了三大系统,崇祯必须先要通过他们来调查核实事件真伪。

下完命令之后的崇祯,傻愣愣站在那里又看了一遍信件,然后他涨红着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仰头闭眼,嘴里开始念叨一些“祖宗保佑”之类的词语。

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朕如此勤勉”,什么“尧舜禹汤”之类,周围众人这时都不敢哄笑……但是月台上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通常这种人在后世,一旦进入高铁站之类的地方,就会被报警拘留。

好在现在是十七世纪,皇城里也没人敢造反拘老大,所以崇祯就这么光天化日发起了癔症。

最后还是张皇后见势不妙,站出来打断了皇帝的发病过程:“边关有此大胜,本宫为皇帝贺!为大明贺!”

伴随着张皇后万福行礼,月台上所有太监宫女侍卫大臣统统都跪了下来,齐声大喊道:“奴婢/微臣为皇上贺!”

皇帝惊醒过来。

诧异地环视一圈后,回到正常频道的崇祯急忙躬身伸臂虚扶:“皇嫂快快请起!”

待到皇嫂起身,皇帝这才微笑着双手虚抬:“都起来吧,今日大喜,朕与诸位同贺!”

从来没听过皇帝这样和蔼说话的宫人们,一时都不敢相信,大家于是又磕了一个头,这才纷纷起身。

接下来,皇帝满脸微笑地对某人说道:“既有大胜,其中环节想必不少,温爱卿,快给朕讲一讲详情。”

楚楚女孩甜美姿态很清秀

老演员温体仁这时并没有按照皇帝的意思来,而是明确指出了当下最应该做的事:“皇上,宫门快落锁了,臣以为,当先移驾。”

“啊,对了,移驾!”皇帝闻言后看了看天色,发现已经到了傍晚时分,再过不久宫门就要关闭:“是朕高兴乱了,来人啊,移驾乾清……去皇极殿。”

乾清宫是内廷正殿,所谓“后三宫(乾清宫、交泰殿、坤宁宫)”中的第一座宫殿。

由于乾清宫位置方便,出了乾清门就是外朝三大殿,所以明朝多位皇帝都以乾清宫为寝宫。包括平时处理政事,接见大臣和外国使节,摆家宴等等活动也都在乾清宫。

刚才崇祯就是习惯性的要回乾清宫。

然而他突然意识到,既然出了如此大的事情,那么今天晚上他和臣子们很可能要连夜办公,所以他不能回内廷。不然的话,马上宫门落锁,臣子出入会不方便。

所以只能去皇极殿。

皇极殿是明朝的叫法,就是后世的太和殿,是午门后第一所大殿,也是体积最大,平时用来开大朝会的皇家象征。去那的话,等宫门落锁,皇帝就可以下令保留外朝某一扇小门用来出入,不打扰到内廷。

于是皇帝就在身后太后宫人的再次恭贺声中,急匆匆摆驾去了皇极殿。

崇祯现在的位置,是在紫禁城右边边墙下。从这里径直向西,过御马监,再穿过左翼门,恰好就是皇极殿。所以皇帝这一次反而比臣子来得快。一群人进殿升座后,发现只有在不远处文渊阁上班的周延儒先到了,其余人还没来呢。

满头雾水的首辅周延儒先看了信。

看完信,周首辅的本能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

在他看来,且不说大明对后金一直以来的颓势,单单就4000这个数字,那纯粹就是弄虚作假谎报军情,这种战报他看过太多了。

另外,考虑到最近温体仁正处于入阁的关键时段,所以周首辅有理由相信:今儿这一出,准定又是温体仁搞出来幺蛾子,手法和之前舌战群儒是一个套路,总之还是爆眼球吸睛引皇帝注意的路数。

鉴定完毕,周首辅扫了一眼御座上兴奋至极的皇帝后,他不咸不淡地说了两句,然后老神在在,双手搭在肚子上,准备顺水推舟看好戏了。

是的,首辅大人没打算搅了温体仁的好事。左右不过一半天功夫答案就能揭晓,他何必跳出来作梗?

相反,他倒是打算用心学习一下老戏骨蒙蔽上听的手段。要知道,周延儒是有明一朝最年轻的内阁首辅,今年才37岁!需要学习老前辈的地方还有很多。

…………………………….

周延儒这个人,说白了就是个骑墙派,利益至上份子。

首先,周延儒和东林党的关系其实是很密切的——他是东林党首任党魁叶向高的门生。

然而在这次的己巳之变中,当周延儒察觉到崇祯对袁崇焕和东林党的失望后,他第一时间翻脸弹劾了袁崇焕。

后来的事就顺理成章了:东林党对于二五仔是一定要报复的。

于是党魁钱谦益在采用抓阄法选内阁辅臣时,偷偷做了手脚,把时任礼部尚书的温体仁和侍郎周延儒的名字都给去掉了。

然后由此引发了温体仁和皇帝的反击,将钱谦益一举打成了退休老干部。

事后周延儒如愿当上了首辅。

真实的历史上,等今年温体仁入阁后,双方随即翻脸开始撕逼,然后老温用了三年时间,将周延儒也打成了退休干部。

然而回到老家的周延儒,却又和东林党打得火热。等到崇祯十四年,周延儒在东林党的大力支持下,终于再一次起复上京,为朝廷发光发热去了。

总之,顺水推舟看好戏这个反应,对于眼下这个时间点的周首辅来说,是符合他的立场和墙头草人设的。因为截至目前,他和温体仁之间没有什么大矛盾,双方在对付东林党方面,反倒是有点共扛压力的味道。

至于后边匆匆赶来的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和东厂提督王之心二人,那就更不用说了。这二位其实没有什么政治发言权,纯粹是听皇帝吆喝的。

所以当皇极殿里大伙聚齐略微商量后,没过多久,三大系统就派出了大批人手出京城东门,直奔三屯营方向去检验真伪了。

紧接着,包括各部尚书侍郎在内的三品以上官员,统统被皇帝遣人传话:开晚朝。

通常来说,皇帝是很少开晚朝的。但是自从己巳之变以来,崇祯已经开过两次晚朝了,所以得到消息的大臣们纷纷赶往皇宫,生怕又出了什么大噩耗。

在这个过程中,鞑子被灭了4000人,阿敏授首的消息自然是不胫而走。于是京城就像触电一样,压抑了许久的明人纷纷奔走相告,没过多久,消息就变成了谣言,越吹越玄乎,鞑子的死亡人数很快就被翻到了40000。

而此刻的皇极殿里,自然也是极其热闹的。

一帮东林党人正在口吐白沫,戟指怒视,大肆围攻/狂喷温体仁,大有把此獠喷死当场,以谢皇恩之势。

天文地理无所不知,行兵布阵无所不精的东林党人,已经将那封信上的内容驳斥了个一干二净。不但指出了其中N处错漏,而且大家还精准判断出了温体仁不可告人的阴暗目的:这厮就是个流量网红,遍造这封信是为了搏皇上眼球的。

在满堂怀疑的目光和溅到面皮的口水侵袭下,老戏骨温体仁同志双目微闭,双手拢袖,充耳不闻窗外事,居然站在那里假寐起来——他已经押下了注,做了所有能做的,就等开盅了。

至于东林这帮小丑……随他们去吧,骂得越狠,皇上愈发不待见他们。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当崇祯发现面前的大臣们再也吵不出什么新花样后,便下令赶走了一票吃瓜的,只留下了少部分人重臣彻夜值班。

至于皇帝本人,由于太过兴奋的缘故,他一直熬到了深夜才去偏殿歇息,而且留下了话:有军情随时可以喊他起床。

然而匆匆一夜过去,什么都没有发生。

第二天凌晨三点,上千名官员已经聚集在了午门外,等候着早朝鼓声的响起。

今天不同往日,凡是在京有资格参与早朝的官员,一个不拉都来上班了,而且所有人都精神奕奕,人群中一片嗡嗡声,都在交流着那个所有人都惊讶的消息。

凌晨5点,钟声响起,宫门开启。

百官依次进入,过金水桥在广场站位

之后,只休息了几个小时的年轻皇帝驾临皇极殿外,百官行一跪三叩头礼,1630年4月5日的早朝,正式开始。

在这里要特殊提一句:崇祯毫无疑问是明朝最勤奋的皇帝。

此君批改奏折到凌晨一两点很常见,而且每日早朝必到,比开国皇帝朱元璋还要勤政。然而这没什么卵用,大厦将倾,越勤奋,亡国越快。

………………………………

今日的早朝,主旋律依旧是诈骗犯温体仁批斗大会。

东林各干将轮流上场,在把温体仁批倒批臭的同时,还号召同僚不传谣不信谣,顺便有人还要求皇帝把温体仁发配边关,“以谢天下”。

于是在皇帝无奈的目光下,老温头默默承受,先是被狠狠怼了第一轮。

就在干将们歇口气准备再接再厉时,东方红,太阳升,一片晨光撒了下来。

与此同时,一骑快马挥舞着腰牌闯过了午门和金水桥,径直在皇极门外下了马。

然后这个穿着锦衣卫服色的信使,在两旁密密麻麻的京官注视下,一路狂奔至丹陛下跪地大喊道:“启禀皇上,现已查明,漳潮副总兵大胜鞑兵,斩首4000余级!”

这一刻,东林党人部变成了蛤蟆,眼珠突了出来。

这一刻,老温头捂着额头,摇摇欲倒。

这一刻,年轻的崇祯皇帝从御案后站了起来,摊开双臂,摆出了泰坦尼克的经典姿态,纵情大笑起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