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丛刚默了几秒后,才淡淡的开口:

“他亲爹在申城能有什么危险?有严邦在,不应该是如鱼得水般的惬意么?”

后一句话应该是:哪里还犯得着找他丛刚?

“还真不好说!感觉封行朗这日子过得挺凌乱的!他任由自己的女人在外面瞎忙活,却把那个Nina和严邦的私生子养在他的办公室里……”

“然后严邦就可以每天去他那里了?”丛刚冷厉一声。

“还真是!”巴颂如实作答。

封行朗的行为,真够让巴颂匪夷所思的。总感觉那叫个无恙的孩子,应该是封行朗的私生子才对!不然他为什么要支走自己的女人,却将Nina母子留在办公室里厚爱呢?

“嗯,这样挺好的!”

丛刚只是风轻云淡的应了一声。

“还挺好?就不担心封行朗移情别了?”

“他移不移情、别不别,又关我什么事?”

微微张嘴肉肉脸清纯美女居家随性写真

丛刚悠悠的浅哼一声,意味深长:“不过应该会有人管的!”

谁管?巴颂不敢多问,也不便多问。总觉得Boss丛刚见不得封行朗好似的。

见不得封行朗好,却又不把封行朗给灭了,巴颂实在匪夷丛刚究竟要干什么!因为以丛刚的能力,想暗中灭掉封行朗,简直是分分钟的事儿!

“那……封林诺那小P孩子怎么办?”

巴颂一边询问,一边从窗帘的缝隙里往外望上一眼,小家伙依旧在黑暗中持之以恒的,且不重不轻的敲着他的窗户玻璃。那声音足够让屋子里的巴颂听到,而隔壁主别墅却听不分清。

“他还敲着我的窗户玻璃呢!”

“那就让他敲吧!”

“就这么一直由着他敲?”

巴颂又问一声,“这夜深露重的,万一小家伙受凉了,怕是不好跟封行朗交待吧。”

其实巴颂想说的是:让这小破孩儿敲这么一晚上,他还用不用睡觉了?!

“三个小时后,如果那小东西还在,再找我!”

言毕,不等巴颂回复什么,丛刚便将电话给掐断了。

巴颂苦着一张脸,枕着小家伙坚持不懈的敲窗声,躁意的眯上了眼;却怎么也无法入睡。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敲窗声停了下来。难道小东西撑不住又爬回去睡觉了?

巴颂正想靠近窗口看个究竟,却没想屋外传了一声压低的惨叫,“啊……”然后是活物摔倒在草坪上的声音。

当时的巴颂已经没有理智去考虑这发声的先后顺序了,他立刻冲到客厅打了开门,便看到小家伙滚在草地上,并蜷缩成了一小团儿。

“怎么了林诺?摔着了?”

当时的巴颂只担心小家伙如果真摔伤了,自己不好跟他亲爹封行朗交待。

“诶呦,好痛!窗口太高,又太黑了,我不小心从上面摔下来了……我的P股真的好痛!”

“不乖乖回家睡觉,乱爬个什么劲啊?”

巴颂将小家伙小心翼翼的从草坪上抱起,朝小套别墅的客厅走进。

苦肉计成功了!连臭老八我都对付得了,何况个巴颂!

巴颂刚要下林诺小朋友的裤子,他却死死的按住了。

“巴颂,要干什么?”

“掉的裤子替检查伤情呢!不是说的P股好痛的吗?”

“我现在P股不痛了!只有脚疼!”

小家伙将自己脏兮兮还沾着泥土和草屑的小脚径直踹进了巴颂的手掌心里,“替我揉揉脚吧!”

“玩我是吧?”

巴颂似乎已经嗅出了点儿什么。

“是先玩我的!明明知道大毛虫的联系方式,就是不肯帮我找他!”

“要是我说:是丛刚亲口说,让在外面等上三个小时,如果还在继续敲我的窗户,他才有可能会接的电话……信吗?”

巴颂纯属被逼无奈。感情这小东西今天晚上是要耗死他了!

“我信!但我可不可以在房间里等他三个小时?外面真的好冷!而且黑漆巴漆的,怪吓小孩的!”

没想到小家伙竟然挺上路子的。

“可以是可以!但是……”

“不用说,我懂的!我乖乖等着大毛虫,不会为难的!也不会把我们的秘密说出去!”

小家伙到是挺讲义气的,他决定不为难巴颂,而是按照丛刚的意思等上三个小时。

“要不,先睡,我替看着时间?”

“这才够哥们儿!我一定让我亲爹给多多的sary!”

小家伙哈欠连天的朝巴颂的床奔了过去,然后倒床就睡了。

而巴颂只能在黑暗中替小东西干巴巴的等了三个小时!这都什么事儿啊!

三个小时后,巴颂叫醒了林诺小朋友。小家伙睁开惺忪的睡眼,立刻奔了出去,继续着刚刚的敲窗行为。

简直就是下一位影帝啊!完全可以接他亲爹封行朗的班儿了!

三个小时后,电话准时的打给了丛刚。

“被那小东西诓了吧?他睡了三小时,却替他等了三小时?”

却没想丛刚刚一开声,就是这句一针见血的大实话。

巴颂紧张的四周张望,“Boss,您在呢?”

“行了,让小家伙接电话吧!”

丛刚实在懒得再跟巴颂多说什么。小东西可是在狼窝里长大的,没有点儿小邪气,也活不到这么大。

巴颂立刻朝像模像样在屋外敲着窗户玻璃的林诺小朋友招了招手。

小家伙立刻撒欢的奔了进来。

“大毛虫,好难找哦!我都等了好几个小时了!”

其实小家伙还想补充一句:也太会摆架子了!

“首先,我的生活不想被别人打扰;其次,我们俩也不是很熟……”

“大毛虫,好高冷哦!不过我还是喜欢!”

“最好别喜欢我!因为我这个人实在很讨人憎恨!”

丛刚的声音冷冷的,并不友好,“知道巴颂会因为,而受到什么牵连吗?”

“大毛虫,不要为难巴颂啦!都是我不好,是我假装摔倒,逼他联系到的。”

小家伙的声音染上了哭腔,“大毛虫,不要这样凶啦!我真的好难过的,我只是想找帮个忙……”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