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歌这个人我听父亲说过了,是我们曲家里面性格最为凶狠的人,只要是他出手,没有人可以从他的手中存活下来,虽然父亲说了是要教训教训那个张小凡一顿,但没有人保证血歌会不会直接就将张小凡给杀掉,毕竟这是没有人能预料的事情。”

曲芊芊露出的一丝冷笑来,敢将她的儿子若家俊打成这样,张小凡死不足惜!

而且听说血歌还是内劲小成境后期的实力,这般实力想要将张小凡给虐杀掉完就是轻轻松松的事情,估计现在张小凡的尸体已经在杨海市某一个地方开始臭了吧。

至于将张小凡杀掉之后若为国的反应,倘若是曲芊芊在还没有将张小凡杀掉之前将这件事情说出来,那么若为国必然会力阻止的,可现在若为国哪怕是想要阻止也阻止不了了,并且自己将张小凡杀掉之后,若为国也不会怪罪自己。

毕竟若为国不可能会因为一个已经死掉的人,而冲着自己怒,那样不符合若为国的性格。

“芊芊……你怎么可能这样做!?”若为国果然很气怒,得知了曲家竟是派出人来暗杀张小凡,他简直被气的不行了。

自从和姚家联姻的希望没有之后,若为国也就只能将一切的希望寄托在了张小凡的身上,毕竟能培养出张小凡这种如此年轻就能达到内劲小成境的武者,张小凡背后的势力必然不一般,甚至有内劲大成的武者坐镇也不是可能。

到时候杨家的余孽了,若为国便是可以求助张小凡,让他出动张小凡背后的势力保护若家这一次劫难。

可没有想到,曲芊芊居然是让曲家的人将张小凡给暗杀了,就只是因为若家俊跟张小凡有过冲突而已!

一想到这里,若为国便是被气的心力憔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就连指责曲芊芊的想法都没有。

“父亲,反正现在这个张小凡已经死了,你又何必继续想着将雨凝嫁给他呢?不如就按照我刚才所说的那样,将雨凝嫁给我曲家的那一位杰出弟子吧,反正我曲家也不是什么小家族,而且雨凝嫁了过去也算是亲上加亲了,对于我们两家的关系可以更进一步,岂不美哉?”曲芊芊见到一切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嘴角不由扬起了一丝胜利的微笑。

就连若家俊也是出言帮忙说道“是啊爷爷,那个张小凡有什么好的?何德何能能娶到咋们若家的千金?与其把雨凝嫁给这种人,还不如嫁给堂哥,这样也可以让咋们若家跟曲家的关系更为的亲密。”

清纯美女大玩苹果

“哎,你们不懂!张小凡不是什么简单的人,你们这样做,可是会造成大麻烦的!到时候你们曲家和我们若家可能都会覆灭啊!”若为国唉声叹气的样子,真的是心力憔悴了。

“什么不是简单的人?父亲,你太过高看那个张小凡了,在我看来,那个张小凡估计就是一个有点本事的江湖神棍而已,把你们都给骗的神魂颠倒的。”曲芊芊一脸不屑的说道,她就不信,张小凡再厉害,还能厉害得过她曲家?

“就是,爷爷,你不要想太多,那个张小凡就是会有一点蛮力的登徒子罢了,还是听我母亲说的吧,将雨凝嫁给曲家的堂哥,这样对大家来说都是一桩美事。”若家俊也是说道。

若为国闻言不答,而是依旧在唉声叹气,他现在在思考着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张小凡死了,那么他背后的势力很可能就会找上门来,这对于现在的若家来说无疑就是雪上加霜啊。

偏偏曲芊芊所在的曲家也是一个大家族,哪怕是若为国想要责骂她都不行。

见到若为国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曲芊芊便是打算继续说一些话诱导若为国,让他答应这件事情。

但就在这个时候,大厅的门却是被人推开了。

只见一道身影缓缓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戏谑的冷笑,望着曲芊芊和若家俊说道“你们两个就这么希望我死么?那还真是可惜了啊,我不仅没有死,现在还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你们的面前。”

当张小凡出现在了大厅三人的眼中时,三人都是露出了无法置信的表情来,一脸错愕的看着张小凡,甚至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在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现了问题这才看错了。

若为国在确认张小凡没有死之后,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同时内心也是越的高看张小凡一眼,能从曲家的杀手中活下来,那么足以表明张小凡必然不简单,至少越认定了张小凡不是什么简单的人。

“张小凡,你怎么没有死!?这不可能!”若家俊见到张小凡之后,第一个跳了起来,一脸动容震愕的表情看着张小凡,脸上写着一个大写的惊恐。

明明他母亲已经跟自己保证了,曲家的人会将张小凡给杀掉,哪知道现在张小凡居然生龙活虎的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怎么?你很想我死么?可惜啊,我是无法如你所愿了。”张小凡摇头冷笑。

“这是怎么回事!?血歌不是已经将你给杀掉了么?为什么现在你现在还活着!?”曲芊芊俏脸上也是动容无比。

“血歌?哦,就是昨天晚上那个黑衣人啊。”张小凡淡淡一笑,随即露出了十分轻蔑的表情来“你们曲家就这么的没用么?派出来这样的废物也想要杀我张小凡,未免太过天真了吧?”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都是一惊,显然是没有张小凡的口气如此狂妄。

曲血歌那可是内劲小成境后期的武者啊,居然到了张小凡的口中就成为了废物,这要是给其他内劲小成境后期的武者听到,那岂不是要笑掉大牙了?

“谁会你这番荒谬的话,你告诉我,血歌怎么了?”曲芊芊根本不相信张小凡所说的话。

“那个黑衣人的下落么?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他现在应该已经死在杨海市某处地方了吧。”张小凡神态自若,淡淡一道。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在场的众人表情都是突兀一变,露出了瞠目结舌的样子。

堂堂内劲小成境后期的武者,居然死在了张小凡的手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