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楼事件,在第一时间就有媒体报导出来了,综合着医院方面给出的伤情,再加上警察局方面给出的信息,已经完全可以确定坠楼的主因,是因为醉酒所致,不是工伤,而是意外。

一时之间,全城轰动了,季氏地产声望一度很好,此次发生这种意外事故,还是万众署目的,不少的业主就出来闹腾了起来,不过,听到季氏集团出台的后续解决措施后,有一部分人却选择了沉默。

陪钱故然是好事,可是,如今房产紧销,房价疯长,再加上这地理位置一流,海景壮丽,这样的位置,当初都是抢着才买到手的。

此刻突然要放弃,自然个个都不舍的。

中午十二件,事件就发酵到全城皆知的地步了,季氏集团积极主动的态度,扭转了这件事情的负面影响。

唐悠悠是刚到公司就知道了这件事情,直接把她给吓白了脸色。

她第一时间打了电话去问季枭寒,季枭寒在电话里也只低柔的安慰了她几句,让她不要担心,就挂了电话,想必,他此刻也正忙着解决这件事情。

唐悠悠原本是想去安慰季枭寒的,却没想到在电话里,却是他一直反过来安慰她,她很惭愧。

刘夕敲了门走进来,看见唐悠悠坐在沙发上,捧着一杯茶,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表情充满着担忧。

“悠悠,是在担心季氏房产工地意外事故吗?”刘夕一猜就猜中了。

唐悠悠回过神来,神色之中透着一抹焦虑:“是啊,不知道他能不能处理好,都已经出了人命,会不会影响到他的公司。”

刘夕其实也一直在了解这件事情的进展,此刻听她问出这么多的问题,她只能坐到她的身边关切她:“悠悠,要相信季总,他肯定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情的。”

古典的魅力

“可是怕事情会越演越烈。”唐悠悠其实担心的是另一件事情,可那件事情,她又不好拿出来跟干妈讨论,事关季凛的事情,唐悠悠只能季枭寒沟通。

唐悠悠也觉的这件事情发生的太过巧合了,像是有人故意挑在这个时间段给季枭寒制造麻烦的。

这个人真可恶。

事件发生后,洛赫宁和慕时夜也第一时间给季枭寒打来了关心的电话,放话出来,有任何需要帮助的事情,都可以找他们,不必客气。

季枭寒当然很感动,可他清楚,这件事情,目前的解决方案只有一个,那就是积极主动配合警方和媒体,把这件事情彻查清楚,做好善后安抚工作。

此刻,国外,季凛和季云宁两个人在客厅里坐立难安,季凛直接在客厅里来来回回的走了好几圈,很显然,他们要的不是这样的结果。

“不是说很了解季枭寒吗?瞧瞧想的鬼主意!”季凛在转到第八圈的时候,突然生气之极的盯住季云宁,把所有的责作和怒气,都往她的身上撒去。

季云宁此刻的脸色也一片惨白,冷汗往外冒,浑身僵冷发抖。

“爹地,我没想到季枭寒竟然……竟然选择公开面对这件事情,可我对他的了解,他的性格是很阴沉的,像发生这种对他名声和公司皆不利的事情,绝对会第一时间封锁这件事情的,我真的没想到……”季云宁越说声音就越低了下去,目前的状况,再多的解释,都徒劳无力了。

“呵,那只能说,们分开的这几年,他变了,不再是所了解的那个男人了。”季凛一声冷嘲,脸上依旧是恼怒。

季云宁低着头,大气不敢喘一声,内心也惶恐凌乱,不知所措。

“现在怎么办?又多了个把柄,万一让人查出来,是我们在背后搞鬼,那我是不是还要再被关进去一次?”季凛的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因为,他受够了牢房,不想再一次失去自由。

“不,爹地,别担心,如果真的被查出来,我会承担这所有的责任的,反正这件事情的联系人,也只有我一个人。”季云宁此刻脸如死灰,害怕之极,可是,又怕季凛更加生气,所以才全力的揽下了全部的责任。

季凛听了,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走到她的面前,伸手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温和了许多:“女儿啊,我当然不想看到这种结果,我要的是以后接管了公司,能做我的左右手,我真的很需要的帮助。”

“爹地,成大事者,难免会跌倒,我抓进去没关系,只希望爹地能够我早日达成心愿,我相信,如果接手了公司,肯定也会想办法救我出来的,所以,再大的罪命,我都不怕。”季云宁见季凛对自己如此的倚重,让她瞬间有了更大的动力去承担这一切了。

“好孩子!不枉爹地疼这么多年,爹地很欣慰。”季凛对她露出了赞赏的目光,眼眶还泛着一抹泪,这更加让季云宁感动不己。

“爹地,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为了,我做什么事情都愿意。”季云宁更加急切的表达自己的一番忠心。

季凛眼底闪过一抹得意,随后,淡淡道:“好了,这件事情,我们看后续发展吧,原本还想打他一个措手不及,没想到他没有给我们这样的机会!”

“爹地,季枭寒是真的变了,变的让我陌生了,我自傻,还自以为很了解他呢。”季云宁的内心很失落,也觉的自己很失败。

“好了,人都是会变的,季枭寒会变,那也正常,就算这件事情没能给他更大的打击,但是,也至少给他制造了一点压力感,看到他疲于应附那些媒体和质疑声,我也觉的很开心,年轻人,就该多一点经历!”季凛冷冷的笑道。

“爹地,我们真的后天要回国去吗?”季云宁想到那个男人,不由的悸动了一下,想到回国,就能看见他,她还是有了几份期待的。

有时候,她觉的自己很贱,明明人家对自己不屑一顾了,可她也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仿佛她的眼睛里除了季枭寒,就再也容不下别的男人了,看他们,就犹如木头和泥沙一样毫无兴趣。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