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骨制成的长剑在空中碰撞出了响亮的金属铿锵声,随后响起的是刺耳的摩擦声音,包裹在长剑表面的能量似乎也随着须臾间的交火而发出令人牙齿发酸的嗡鸣,然后又伴着其持有者的愤怒而再度劈散开来。小心翼翼地渡过了眼前的障碍,名为格德迈恩的大盾战士随后将自己的身躯隐藏到了举起的盾牌之后,他望着眼前明灭了一瞬间的战场中央,最后冲着自己身旁不远处的段青打了一个招呼:“哟。”

“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回答他的是段青没好气的提问:“跟那个良辰美玉商量好的吗?”

“怎么可能?没有人敢写出这样的剧本呢。”指了指他所在的前方,格德迈恩的眼神中带上了几分笑意:“我们也是顺着地下通路的一些奇怪的地方潜进来的,领头的也是我们的团长雪灵幻冰,但是——”

“若是你说她是为了抓现行而一路赶到这个地方来,我首先第一个不信啊。”

掀起的气浪随后打断了两个人之间简短的对话,同时也将他们各自的身躯朝着通道的两旁吹飞开来,名为段青的灰袍魔法师随后也移开了自己的手臂,朝着前方重新对峙起来的两个人大声喊道:“喂!你不要逞强啊!”

“少废话!赶紧给我走!”回答他的是雪灵幻冰遥遥传回来的怒喝:“你们应该还有任务吧?人家还在前面等着你们呢!”

“你怎么知道——算了。”

望着对方没有理会自己的那张坚定的侧脸,段青呐呐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逐渐站起身来的他随后也与身旁的暗语凝兰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一起朝着芙拉先前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那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

“幕布已经被撕碎,剩下的也都是真刀真枪的活儿。”同样目送着这两道身影的离开,格德迈恩随后也笑着举盾向前:“我稍微注意了一下周围,应该是没有什么其他的敌人存在,但是别忘了我们的身后还有人在追,所以——”

“我们也不能拖太久。”

他的视线变得严肃,应战的姿势也逐渐堵在了通道的另一边,而望着这一切的良辰美玉也由散乱的石头与烟尘中缓缓地爬起了身,将视线落在了眼前那名白发女子的身上:“哼,哼哈哈哈哈!”

“怪不得!怪不得!”他无视了自己那被染得无比肮脏的青色布袍和满是尘土的头发,同时发出了一阵夸张的大笑声:“怪不得你们会突然不再要死要活,怪不得你们居然能够留在同一个队伍里!之前我在雷德卡尔遇到你的时候,我早就应该发现这一点的!”

你的模样

“你的心灵壁垒又再一次建立起来了呢。”

他摇摇晃晃地站直了身体,七彩的长剑随后也泛出了将他的身影逐渐拉伸的诡异光辉:“因为那个男人又出现了,是吗?”

“……我与你之间已经不需要任何的对话。”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长剑前横的雪灵幻冰声音严肃地回答道:“属于我的复仇也远没有结束,继续抹干净脖子给我等着吧,我一定会亲手解决你。”

“哼。”

大笑声渐渐地收了回去,良辰美玉的脸上浮现出了一股邪魅的笑意:“你不会已经忘了我们彼此之间的制约关系了吧?复仇?我对你精神上的缺陷可是了解的清清楚楚,想要复仇的话,你这种无法反抗我的人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呢。”

“……废话少说,有能耐就使出来好了。”回答他的是雪灵幻冰再度挥出的一道剑光:“我会先把你的肮脏想法部打散,然后再把你那龌龊的脑袋一起砍下来。”

“哈哈哈哈!没有用的!”

七彩的光芒与延伸而至的剑光相互之间碰撞在了一起,然后随着龙骨长剑的向后扬起而宣告终结:“你原先的实力就不如我!更何况现在删了号之后的实力了!想要解决你这个不自量力的蠢女人,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有种就不要使用那些歪门邪道!我们一对一的好好较量一场!”

“怎么,你觉得我是那种有手段不用,有王牌不打的那种老好人吗?粉碎你这种女人的自尊心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但只要有我的魔掌在,那你就休想——”

啪。

一声不起眼的拍打声随后出现在了这道还未说完的话音之后,那是属于格德迈恩举着大盾的身影将一道流光骤然挡下的时候所发出的声音:“抱歉,此路现在不通。”

“……你!”

逐渐显现出了自己的身形,名为良辰美玉的玩家身体踉跄着退回到了那道流光被反弹回去的尽头处,捂着额头的他再一次摇晃着站稳了自己的脚步,抬起的视线中也充满了怨恨的感觉:“你竟敢阻拦我?你……你怎么可能察觉得到?”

“那些话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团长,但对我却没有什么作用。”重新摆好了防御的架势,格德迈恩沉闷的声音随后由重振旗鼓的雪灵幻冰身后传来:“想要用聊天流迫使我们放松警惕?嘁,我在过去的战斗里也算是见过不少像你这种喜欢耍小聪明的家伙了。”

“你看上去不像是能够立刻限制我的样子。”站在前方的雪灵幻冰闻声也甩开了自己的长剑:“怎么现在就开始想着溜走了?说好的一对一呢?”

“我现在的确是无法使用精神扰乱方式,毕竟我不可能什么都准备得到。”恨恨地咬了咬牙,良辰美玉随后将自己的目光重新投射到了格德迈恩的身上:“而且你们是二对一,这个盾战士看上去似乎也是一名非常有经验的战士……”

“我可以让他不参与我们之间的战斗,我一个人处理你就好。”

“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拖延时间?”捂着脸发出了一阵深沉的低笑,良辰美玉那原本俊朗的脸庞随后也扭转回了之前诡异的状态:“不过没关系。”

“单凭个人实力,你绝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刺耳的呼啸随后出现在了雪灵幻冰与格德迈恩的面前,那是属于良辰美玉的七彩长剑陡然掀起一大片剑气的时候所发出的声音,杂乱无章的剑气随后也用比外界的大雨更加紧密的方式泼到了一前一后两名玩家的面前,在狭窄的隧道中发出了嗤嗤的剑气摩擦声。紧随而至的七彩剑光随后再昏暗的空间中划出了一道道清晰可见的轨迹,以流星的方式瞬间欺近到了正在力招架躲避的雪灵幻冰的面前,咬牙挺起自己长剑的白发女剑士随后也斜劈出了一道灿烂的剑光,想象中的重力撞击却是并未出现在她的手腕之间:“傻瓜!我对你的了解,恐怕比你自己对自己的了解还要深啊!”

七彩化作了幻影,以更令人眼花缭乱的方式在雪灵幻冰的面前闪耀出一道道难以辨认的轨迹,那不断变幻的诡异剑光随后也在两记圆弧一样的划动中由下至上,从雪灵幻冰不常惯用的左肋边刺了过来:“死吧!”

“休想!”

将白色的龙牙长剑强行穿过了自己的胸前,雪灵幻冰赶在那道七彩的剑尖即将临体之前将对方的攻击挑飞了出去:“就算我的属性不如你,想要在剑速上赢过我也是不可能的!”

“这一点大家都知道,毕竟我们的冰雪女神曾经也是以快速的双剑攻击而闻名的。”

黑暗中回荡起了良辰美玉的声音,但听上去似乎与正在不停来回游荡的那道七彩的剑光来自不同的方向:“所以我们的课题就是:为了对付你这样的对手,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剑法呢?”

“答案其实非常简单!”

游龙般的彩光猛然爆发出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剑芒,以七彩的轨迹将雪灵幻正欲再度欺上的动作逼退了回去,原本应当成为能量消散的这些魔法攻击随后却是在某种特殊的力量作用下化作了实质的魔法飞弹,在与龙牙长剑的碰撞中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声响。用力地舞动着自己的剑刃,尽量格挡着面前这些飞弹攻击的雪灵幻冰随后也不得不再次向后退却,明亮的光辉紧接着也在这些细密魔法飞弹的后方悄然形成,带着巨大的七彩光影重重地劈了下来:“剑气凝聚——虹彩大剑!”

“多重属斩!”

嗤响声背后的良辰美玉大喝的声音里,那几乎可以抵到隧道顶端的七彩“大剑”以雷霆万钧的方式朝着雪灵幻冰的面前一斩而下,恐怖的风压随后也伴随着这位白发女剑士的强硬格挡而沿着七彩大剑为中心朝四周轰然散开,在周围的乱石地面上演变成为一道道饱含元素属性的嗤响:“一重斩!”

“二重斩!”

“然后是——”

并未停下自己的动作,那看上去沉甸甸的七彩大剑随后带着四周的风压而在空中旋转出一道巨大的圆弧,不敢正面其锋的雪灵幻冰随后也不得不用向后的翻滚来躲过了这道三百六十度的巨大斩击,紧随而至的却是良辰美玉目眦欲裂的大吼:“三重——”

“崩山斩!”

轰!

地动山摇的景象中,那陡然绽放出一道道七彩光辉的大剑重重地劈斩在了雪灵幻冰的面前,无数聚集在其上的七彩剑气也随着这至上而下的一斩而化作千万的碎片,连同其中蕴含的恐怖威势朝着通道的一侧扩散开来。一道又一道雷霆一般的能量爆发随后也显现在了这片散乱剑气的中心,沿着这一记重斩的向前延伸而化成了照亮整个隧道的能量喷泉,相互交织在一起的它们随后也在各自的元素属性中不停激荡,最后化作更为巨大的爆炸声将四周的一切部掀飞到了远方:“哈哈哈哈!看到了没有?”

“这就是力量!这就是意剑的力量!”

还未完散尽的烟尘中一时间只有良辰美玉的身躯隐隐约约地显现在那里,与之相伴的还有他那无比猖狂的大笑:“这种想用什么招式就用什么招式的力量简直就是无敌啊!哈哈哈哈哈!”

“这是……元素流大剑,而且还是帝国风云那款游戏的高级解放版本。”

艰难地将自己的身体由几欲倒塌的隧道深处拉了出来,雪灵幻冰用力地扭转着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魔战士的元素剑本来都是只有一种属出来的威力也只有一种,但是到了这个地方,却被你的虹彩剑化为了四种……”

“是六种!六种!”依然保持着大笑的良辰美玉刻意纠正道:“等我真正能够发挥出七种力量,我就真正成为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神了!哈哈哈哈!”

“你不会真的以为你所会的那点伎俩,就能把你送上神坛吧?”微微地摇了摇自己的头,雪灵幻冰再度踉跄着挡在了良辰美玉的面前:“我的本事还没有使出来呢。”

“不就是那枚血色的戒指么?我早就已经搞到它的情报了。”狞笑着将剑刃横在了胸前,良辰美玉缓步朝着她所在的位置缓缓靠近着:“情报战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也做了一部分的准备,连攻击都是刻意使用了大威力的斩击作为终结技呢。”

“来啊?要不要再试一试我的粗又长?”他再度摆了摆自己的手腕,将重新延伸出剑气的长剑摆在了自己的深浅:“或者用你的血色戒指来试一试无差别的攻击?看看是你的血量更多,还是我的伤害减免手段更多?“

“……别上他的当。”

紧皱起来的眉头之后随即伸出了一条手臂,与之相伴的还有格德迈恩不知何时走到近前的身影,他定定地望着前方不可一世的良辰美玉的面庞,半晌之后才缓缓地摇了摇头:“无论是从目前的敌我状况上来看,还是从战斗的风格上来看,他都早就算计了你很久了。”

“这里就交给我吧。”他无视了雪灵幻冰正待发起的反驳,将对方的身体挡在了自己的盾牌之后:“你——”

“你还是先去找临渊断水他们汇合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