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县令微微一笑,就撑着头看他吃,应文海有些不自在,自己倒了一碗水润了润嗓子后问道:“季浩真的活下来了?”

唐县令挑眉看着他。

应文海低下头道:“当时他出了这么多血,肚子都破了……”

“你抽他的马时没想过他会这样吗?”

应文海捏紧了馒头道:“谁想到他骑术这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