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还在想着不论他说什么,都不予理睬和采纳。谁想到这家伙竟然一张嘴就是惊天地动鬼神的谬论。什么叫两姐妹同时嫁给他,一切都是他惹出来的错事。不联手起来将他狠狠揍上一顿已经是很对得起他了。他竟然有这脸皮,提出这种事情来。要说这件事情,俞曼珊和慕晚晴也不是一点也没有想到过。但是这种念头也只是在她们脑海中一扫而过。现在的女性,受到的教育和文化影响让她们根本不会接受两女共事一夫的古怪行为。尤其是这边还是嫡亲姐妹的关系。

“刘青,请你滚出去,我们这里不欢迎你。”慕晚晴给他是气得有些瑟瑟发抖,抱着手冷声道:“你这个混蛋,无耻的家伙。”

俞曼珊自也不会给他有什么好脸色看,站在了慕晚晴的同一阵线,俏眉柔目像他狠狠瞪去,又是好笑又是好气道:“让我们姐妹同时嫁给你,你想得倒是美。”

“就是,就是。姐姐,这人是我见过的最无耻的人。”慕晚晴也是附和着自家姐姐,嘟着嘴儿藐着刘青,轻哼不迭:“我们姐妹两个,只有一个嫁了他都已经是他祖上烧了高香,积了阴德。亏他能想得出这件事情。”

忽而,两女埋汰埋汰着,俱是沉默了起来。刘青所提虽然荒唐,但却也不是没有半点考虑的价值。如果按照她们的坚持,说不得就会造成家庭矛盾。慕晚晴不离婚,俞曼珊就会离开,恐怕永远不会再与他们见面。而若是俞曼珊嫁给了他。慕晚晴这一生,又怎么会有脸面再出现在他们面前。如果,如果同时与他在一起……想到深处,均双颊浮上了淡淡的酡红味道,眼神微醺。互相望了一眼。似是怕心中所想被对方知晓,瑟缩了回来。

女人心。海底针。刘青哪里会想到眨眼之间俩个女人地思维已经转了不知道多少个圈圈了。摸着鼻子,继续嘿嘿荡笑道:“你们难道忘记了当初那个誓言?”

“誓言?”犹在砰然心跳中的两个女人,一听到刘青扯上什么誓言,俱愕然的回头。

“不错,当初你们爸爸和我老爹,在结为生死兄弟的时候。曾经发誓。说什么如果双方生了同一品种,就结为兄弟或者姐妹。如果生了异性。那就结为夫妻。”刘青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散发着开心地光芒:“可是,当时咱老爹们。也没说如果某一方生了两个女儿怎么办?只说了谁要是生了女儿,就嫁给对方的儿子。所以,这誓言中有个超级Bug。嘿嘿。

慕晚晴和俞曼珊差点晕厥过去,这家伙是什么逻辑?誓言中也会有BUG?

慕晚晴红着张脸,实在对他没好气地瞪眉道:“按照你的意思。我爸爸随便生多少个女儿,都要嫁给你咯?”

刘青双手插在兜中,轻松的吹着口哨,谑笑不已:“不错,按照理论的确是这样的。晚晴儿小乖乖,还不快点打电话给爸爸,问问他还有没有女儿流落在外面了。说不得,我还能多个三姨太。”

俞曼珊直生出一股,直接把这个无耻的家伙人间蒸发吧地邪恶快感念头。但事实上不管怎么样,这家伙照样活的有滋有润,逍遥快活。忍不住微红着脸,抱着双手反唇相讥道:“那按照你地说法,如果我们家生了个两个儿子,你家就你一个女儿。是不是你这个女儿,也要一个人伺候我们兄弟俩。”

梦幻清纯邻家女孩唯美写真

啪!刘青拍了下额头,眼神古怪的看着俞曼珊,直把她看得全身发毛。才桀桀怪笑了起来:“原来我家珊珊的思想也是很邪恶啊。不过事实就是事实,还是我家老爹打得准。一枪就打了个儿子出来。可怜我家老岳父,连续两枪都打脱靶了。”此时的刘青,人生之中还是第一次对自家那个暴力狂老爹生出了滔滔敬仰之心。当年要是万一不小心把自己生成了女儿身。老岳父再加把劲的话,啧啧,想想都是件不寒而栗地事情啊。两夫共事一女,呃……

等一下,刘青忍不住又是一个冷颤。在慕晚晴和俞曼珊齐齐愕然注视下,忙不迭掏出电话,拨通了。

不多会儿,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而刚健的声音:“小兔崽子,想到给你老子打电话啦?有空的话,带着晚晴来我们家

住几天。你妈说,想她了。”

 

“呃,老爸!”刘青一阵心虚,抹了把额头上地汗。嘿嘿干笑了两声,却还是把心

说了出来:“亲爱的老爸,这事儿先不忙谈,晚晴最大钱呢。我先问问,老爸,你就生了我一个儿子吧?”

两个女人,面面相觑,额头上同时冒起了黑线。

“……”刘青老爹。

“呃,情况是这样的,我就是想确定一下,我是不是有其他的兄弟姐妹。”刘青在这头,也是抹着汗干笑不迭。要说这世界上能找一个让自己发的人来,那就是老爹无疑了。毕竟小时候那些打,可不是白挨的。心理阴影一一的。

“如果我的记忆力没出问题的话,就你一个儿子。没有其他兄弟姐妹了。”刘青老爹,在电话那头也是给他搞得一头雾水。也亏得他想起了儿子已经是大人了,不能再向小时候那样教训了。

“你确定?”换作平常,刘青倒是相信了。但是有自家老岳父那种前科在,刘青也是不敢十分的确定。事关重大,忙不迭又是追问道:“您老人家没有瞒着妈在外头包养个小蜜二奶之类?生了什么私生子私生女之类?”

“我知道了,你大概是年纪不小了。开始产生怀旧情绪了。”刘青老爹在那头冷冷的说道:“我想,你已经开始怀念起小时候那些棍棒了。放心吧,我今天就过来,会让你好好品尝品尝少年时代的滋味。”

刘青下意识的一哆嗦,说了一句让晚晴和你说话吧。就直接很不负责任的将手机丢给了慕晚晴。

慕晚晴本就在那头心里几乎笑岔了气,很悲哀的在想自己怎么就会嫁了这么个老公。但没想到他很快就将麻烦丢到自己头上来了。对于自家公公,慕晚晴始终怀着敬畏心情。听自己爸爸说,当时公公在战场上,就用了一把步枪和一把匕首,背着他杀了一百多个敌方丛林精锐,硬生生的杀出了一条血路。为了保护她爸爸,当年身上留下了不知道多少伤疤。

“晚晴啊。”电话那头对慕晚晴的口气,明显比对刘青那小兔崽子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充满着长辈慈祥和关切:“是不是最近那小子招惹你生气了?没关系,告诉我。我会替你将他好好回炉改造一下的。”

“没,没有。”其实在心中,慕晚晴倒是很委屈的想说是的。只是,到了嘴边,却又不忍心。看着刘青那因为心虚而有些苍白尴尬的脸,心头不由得冒出了一阵快感。但那快感也只能是一闪而逝,很快就陷入了现实中去。需要不动声色的解决眼前的情况,遂轻轻呼吸了两声:“爸,我们这边一切都好。您和妈妈,一起来华海市住着吧。毕竟这边一切都要方便些。您和妈妈年龄也大了,需要每年都做两次正规的体检。再说,你们两个没有小辈在身边,也有些寂寞吧。”

刘青虽然情知自家老爹的脾气是不会答应这种事情的。但却依旧开始冒起了冷汗,万一老爹禁不住儿媳妇的话,真的眼巴巴的赶了来。要是被他知晓了自己的一些荒唐事。都这把年纪了,再给他吊起来揍一顿。那自己还有脸皮再在慕晚晴面前抬起头来。再说,万一把那满世界的仇人笑得抽筋窒息而亡了怎么办?这可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啊。

“晚晴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不愧是我兄弟生的女儿啊。好孩子,果然是个好孩子。”刘青老爹在那头笑得跟不知道什么儿了似的,儿媳妇的孝顺,比儿子的孝顺更让人贴心。爽朗的笑着:“不过,我们这把老骨头都还硬朗着呢。这两年还能动动,就不来打搅你们小夫妻的生活了。晚晴啊,要是刘青那小兔崽子不听话,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尽管和我打电话,我会第一时间让他尝尝什么叫父爱。”

慕晚晴又是和刘青老爹寒暄了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放在手中,似笑非笑的对刘青晃了一下,那表情,好似拿了一把尚方宝剑:“刚才的那段话,我开了扩音。刘青你别说没听见。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处置你。是把你交给爸爸,让他……”

“别……”刘青一脸颓然的抹了把面孔,苦笑不迭的举手投降:“我服了,晚晴乖乖您老人家爱干嘛就干嘛吧。”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