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克,一个天生的暴虐者。

从七岁将寄养家庭的宠物犬的脑袋砍下来后,他就开始了杀戮生涯。

最开始,只是周边邻居的宠物丢失。

接着,儿童开始走失。

警方开始调查,但是没有人怀疑库克。

他很会掩饰自己。

用优异的学习成绩,再加上良好的家教,让他每每出现在警方的视野中,都会被忽略。

一年,两年,三年。

一直到库克15岁的时候,才发生了彻底的转变。

他杀害了领养他的那对夫妇。

然后,警方在彻底搜查时,发现了库克的‘藏品’。

断指!

素净美女长相似奶茶妹妹清纯美女图片

每一个受害者的小指,整齐的被库克留在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首饰盒子内,总共26根。

其中并不包括他养父母的。

很自然的,一次大追捕开始了。

为期两年。

在6名警察殉职后,才抓到了了这个‘断指杀手’。

或者,准确点说,是库克甘愿被抓住的。

他认为太无趣了。

和最初在自己地盘上狩猎一样的无趣。

他认为追捕会有趣,但还是那么的无趣。

所以,他希望自己成为‘狂虐者’,体验不一样的趣味。

当这些报道出现在网络上的时候,人们震惊了。

不少人甚至提出了重启死刑提案,但这并不符合某些人的利益。

因此,库克如愿的成为了‘狂虐者’。

从小的杀戮,针对性的学习,都让他在这样的‘游戏’中如鱼得水,预赛、初赛、复赛,库克轻而易举的完成了优胜。

现在他期待着决赛。

不!

他期待的是那个叫做杰森的‘狂虐者’。

一穿三!

想到杰森的所作所为,库克就忍不住的兴奋起来,他舔舐着干涩的嘴唇,用拳头不停的击打着他的‘接触者’。

砰、砰砰。

拳头与面对碰撞。

‘接触者’的面容早已经血肉模糊了。

库克却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

他知道这样的机会难得。

所以,他要好好享受。

至于之后?

他已经是‘狂虐者’了,他还惧怕什么?

“叫吧!”

“叫的更大点声!”

“不然的话,我怎么能够享受呢?”

库克对着‘接触者’说道。

可这个时候的‘接触者’早已丧失了神智,躺在那里气若游丝。

“真是无趣。”

库克这样说着,抬手就用茶杯片割开了这个‘接触者’的喉咙。

噗!

鲜血一下子就喷洒出来,但是对于库克来说却是不够的。

他需要更多。

需要更鲜艳的。

他的目光看向了天梯方向。

然后,他拿起了‘接触者’的手枪,走向了电梯。

不过,他可没有踏入电梯。

他很聪明的脑袋可是知道,现在电梯里挤着的是什么人,那群没有理智的家伙,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杀戮了,电梯就成为了那些家伙的选择。

下一刻,他走向了楼梯。

这算是一次另类的狩猎吗?

库克越发的兴奋起来。

甚至,他的呼吸都变得急促。

有多久他没有这样的体验了?

太好了!

这就是我所期待的!

库克带着这样的想法推开了楼梯间的门,然后,一道高大健壮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更为突出的是那冰球面具。

让人看到就有着恐惧感的冰球面具,此刻已经沾染了丝丝红色。

看起来越发的狰狞了。

“杰……”

噗!

库克兴奋的喊着,就要举起手中的枪,但是杰森的刀更快。

一刀枭首。

库克的头颅跌落地面,上面还残余着那种异样的兴奋,杰森则是看也没看一眼,只是耸动了一下隐藏在面具后的鼻子。

没有食物的气息。

得到这个结论后,杰森转身沿着楼梯继续向上。

他之所以没有同意洛萨11‘防守’的提议,就是因为之前‘不速之客’身上残余的食物气息。

既然有着‘食物’,还有了一个能够寻找的机会,那为什么不去寻找呢?

对于‘吃’的执着,让杰森有着自己的想法。

刚刚干掉的‘狂虐者’是第20个了。

和之前的‘狂虐者’相比,没有什么特殊的。

没有‘食物’。

也没有和‘食物’接触过。

不过,杰森并没有灰心。

他是一个有着相当耐心的人。

既然这个没有,那就继续。

反正,夜还长。

“好、好强!”

在4层,在那间‘接触者公寓’中,佩尔斯、罗斯罗正瞪大双眼看着屏幕上的一切。

在杰森离去后,洛萨11就用‘游戏大厦’内的监控探头追踪着杰森。

然后,他们目睹了杰森‘一刀一个’的画面。

已经20个‘狂虐者’了,但是没有一个值得杰森出第二刀。

“刚刚那个是‘断指杀手’吧?”

罗斯罗结结巴巴的问道。

“嗯。”

“是那个家伙。”

佩尔斯很肯定的回答着。

“杰森太强了,这个家伙本来就是f区决赛的选手之一,竟然这么简单就死了!”

佩尔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还满是震撼。

“‘断指杀手’的优势是‘隐蔽’,他自身的战斗能力并不强。”

“至少相较于另外两个是这样的。”

比尔德分析着。

虽然内容很理智,但是话语中却带着佩服。

对于杰森,比尔德依旧抱有警惕,但是他却认可杰森的实力。

“另外两个?”

罗斯罗问道。

“‘电击魔’和‘掏心者’。”

佩尔斯回答道。

在没有正式公布名单前,‘狂虐者’的人选算是秘密,但是这个时候,佩尔斯却是没有犹豫。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早已经进入到了罗斯罗、比尔德的阵营中。

想要活下来,就得要努力的获得对方的认可。

毕竟,这个小团体中还要洛萨11。

佩尔斯很清楚,只要有了洛萨11做为后盾,那他之前犯下的事情就真的不算什么。

为了活命,佩尔斯当然要努力。

“电击魔,一个在疯人院接受了三年‘电击治疗’的家伙,他从疯人院跑出来后,自认为自己是正常的,其他人是不正常的,所以,他要治疗其他人。而恰好的,他还知道治疗方法——电击。”

“从最初逃离,到被抓捕,电击魔杀害了大约60人左右。”

“不过,和‘掏心者’相比,这家伙就不算什么了。”

“‘掏心者’曾经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格斗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狂性大发,杀害了包括自己师父、师兄、师妹在内的十五人后,逃离了所属的武馆,然后,不停的去挑战各个武馆,接连杀害了11名格斗家,最终是被‘特殊行动队’捕获的,他是这次f区决赛夺冠的大热门,比杰森要受期待多了。”

佩尔斯说着一些常人不知道的秘密。

“那他们也在这里?”

“杰森阁下会不会遇到他们?”

罗斯罗惊呼道。

“继续上去的话,肯定会。”

佩尔斯深吸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他到现在都不清楚杰森为什么要出去。

留在这里不好吗?

既安,还能够顺带刷刷洛萨11这位少爷的好感。

为什么要出去呢?

佩尔斯不解。

其他人也是不解的。

包括聪慧的洛萨11。

唯有‘金色小羊’不同。

“杰森阁下是为了保护我们。”

“他不希望战斗来到这里。”

“所以,才会主动出击的。”

嘉伦一本正经,语带感动的说着。

洛萨11、比尔德、罗斯罗、佩尔斯四个人看着‘金色小羊’的模样,接着,面面相觑。

然后,齐齐的一摇头。

怎么可能?

杰森怎么可能是这么想的。

这样的反应令‘金色小羊’急了。

“那你们还有其它的答案吗?”

‘金色小羊’问道。

顿时,四人一皱眉。

他们就是因为找不到合理的解释,才会不解。

可‘金色小羊’的说法?

是不是有点天真?

‘金色小羊’看着陷入到了沉默中的四人,马上就再次说道:“杰森阁下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他用冰冷的面具遮挡着自己的温柔,在我拿到那个打火机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一点,在我拿到那些帮我度过危机的装备时,我就可以确认了。”

‘金色小羊’摊开手掌,向四人示意那个打火机,脸上带着单纯的笑容。

看着那个打火机,看着‘金色小羊’的笑容。

四人忍不住的有点动摇。

杰森真的是一个温柔的人吗?

四人忍不住的想着。

然后,他们就看到屏幕上,杰森一刀将一个‘狂虐者’斩成两截的模样。

顿时,四人再次摇了摇头。

不可能!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温柔的呢?

但‘金色小羊’可不这么认为。

“杰森阁下这么做就是为了我们啊!”

“他的杀戮,只是为了让我们更安!”

“越是凶狠,就越证明了杰森阁下的温柔!”

双手捧着打火机的‘金色小羊’一脸崇拜的说着。

罗斯罗摇了摇头。

他不打算发表意见了。

他认为再说下去,他很可能就要被‘金色小羊’说服了。

佩尔斯也是这样。

比尔德更是后撤了一步。

因为两人都知道一个道理,当你面对一个狂热的崇拜者时,千万不要反驳对方,因为,对方总能够让你哑口无言,即使言语不行,行动也可以。

洛萨11更知道这一点。

所以,这个时候,他早就开始了完成之前没有完成的事情。

他认可被动救援。

但却不会什么都不做。

大约两分钟后,洛萨11停下了敲键盘的声音。

“搞定!”

洛萨11这样的说着,就扭过头看向了剩余的四人,主动的解释道:“我将这里发生的一切,都用‘游戏平台’开启了直播。”

“就算本地的应急救援有问题。”

“但f区之外的,肯定没有问题。”

洛萨11信心十足的说道。

“本地救援?”

“您是说?”

佩尔斯、比尔德敏锐的注意到了这一点。

“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20分钟,这早已经超出了救援应有的时间——5分钟是‘游戏大厦’正常救援时间,而应急救援是3分钟。”

“事实上,会有一支独立的副武装的警卫队24小时待命。”

“但现在,他们并没有出现。”

洛萨11叹了口气。

虽然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众人早已知道是什么了。

事情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糟糕。

这件事,不仅是f区‘游戏大厦’内有高层参与其中。

而且,对方渗透的力度,也超出了想象。

……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发生这样的事情?”

罗德尼大声的喊道。

这位‘吉普森家族’的代表、代理者已经完气急败坏了。

他红着双眼,打理得极为整齐的花白头发早已凌乱一片,嘶吼中,唾液还拉丝般粘在了牙齿上。

失态。

无法保持冷静。

但威特斯却没有理会。

这个时候的威特斯只是直愣愣的看着地上的尸体。

尸体属于唐娜的。

鲜血早已让那大红的裙子变得越发鲜艳了。

可,头颅,没了。

在刚刚,他们冲出大厅准备去救援洛萨11的时候,意外突然发生了。

一个警卫竟然掏枪射击了唐娜。

这位‘赫拉家族’的代表,在对方掏枪的时候发现了不对劲,虽然闪避了,但并没有完的躲开,头颅宛如被碾压的西瓜般,炸裂了。

‘赫拉家族’的代表死了。

就这么死了。

这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即使那个警卫被击杀,也没有用了。

而接下来的一幕,更让罗德尼、威特斯感到不可思议。

‘狂虐者之家’的门开了。

那些‘工具人’开始了‘狂欢’!

疯狂杀戮!

鲜血盛宴!

通过会议大厅的监控,他们清晰的看到这一幕。

正因为看到了,两人脸色难看的吓人。

罗德尼不止一次质问着。

威特斯则是越发的沉默。

两人明白这代表了什么。

就算最后把事情处理完了,他们两个也完蛋了。

事情发展到这样的程度,可不单单是‘办事不利’了。

而是能不能活下来的事情了。

该死!

这和最初的约定不一样啊!

他向我保证,一切都在控制中!

罗德尼、威特斯同时在心底想道。

接着,两位代表、代理者开始寻求活路。

眼前的情况,能够不死吗?

能!

虽然有点难度,但并不是做不到。

只要有人背最大的锅就行。

既然这样……

想到这,罗德尼、威特斯几乎同时抬起了头,他们的目光看向了彼此。

然后,同时掏枪,扣动扳机——

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