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干瘦的青年立马就如同丧家之犬一般仓皇地朝着炼神宗峰上跑去。

景云霄身体一阵,释放出帝火将周围那些尸体燃烧得干干净净,然后看向怒火仍旧不减的牧凌天,淡淡地问道“小牧,你最想要杀的人是谁?”

“灭……神。”

牧凌天咬牙切齿地道。

“好,你放心,到时候,我会让你亲手了结了他的性命,让你亲手为你的家人报仇。”

景云霄斩钉截铁。

牧凌天点了点头,眼中的杀意不断上涨。

景云霄心中微微叹息,随后走到了那老爷爷和小男孩的身前,此时那小男孩还是十分害怕,而那老爷爷则是非常感激地冲着景云霄磕着头,而且还一个劲地道“多谢恩人救命之恩。多谢恩人救命之恩。”

“老伯,你别这样,我们不过是举手之劳。”

景云霄将老爷爷扶了起来。

随即,他拿出不少银子,塞给了老爷爷,并道“你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那老爷爷开始并不打算接景云霄的银子,但在景云霄的强烈坚持下,最终还是收下了,然后再三感谢景云霄后,就带着他的孙子急匆匆地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简单纯净绝美美女图片

“我们上去吧。”

景云霄看了一眼牧凌天,然后又望了望那坐落在山峰之上炼神宗。

牧凌天点了点头,与景云霄一起朝着峰顶掠去。

刚掠至半山腰,一行二十来人正从峰顶急匆匆地冲下来,那带路的不就是之前景云霄放了一条狗命的干瘦青年吗?

好嘛,这通风报信的效率还挺高的啊。

“秦长老,就是这个小子,就是他多管闲事,不但阻止我们,还杀了我们炼神宗的人。”

那干瘦青年指着景云霄大声喊道。

“哎呦呦,是我是我,就是我,怎么的?你们是要单挑,还是一起上?”

景云霄微眯着眼,看着这些人,眼神之中充满了一丝轻蔑。

这所谓的秦长老应该就是炼神宗的一名德高望重的长老吧?可也不过只是玄武境四重而已,在景云霄面前,根本就是小菜一碟,景云霄怎么可能将他们放在眼里。

“对付你一个小杂毛,哪用得着我们一起上。”

“就是,连长老都不用,我出手就可以解决。”

一名不知天高地厚的玄武境三重青年弟子跳了出来,自信满满地道。

“砰。”

话刚落音,他的瞳孔就是猛地一阵收缩,旋即他就见到景云霄已经不知何时跃至了他的身前,一道铁拳就在他眼睁睁的眼神中砸了下来,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扑通。”

那青年弟子连惨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叫出来,当场趴倒在地,就这么扑街了。

“就问还有谁敢站出来?”

景云霄指着炼神宗的人所有人霸道无比的道。

炼神宗的人一个个面色沉凝无比,那所谓的秦长老更是阴沉到了极点,随即对所有人布命令道“所有人听着,此子竟然敢杀我炼神宗人,那身为炼神宗的一份子岂能任由他乱来?所以大家一起上,将这小子大卸八块,以儆效尤。”

“是。”

所有人弟子都点头。

“你妹,就你们这种垃圾,能打得到我吗?摸我一下,我都跟你姓。”

景云霄极尽嘲讽。

随后身子又消失在了原地,九影分身术顷刻间施展开来,与此同时,他一道道铁拳招呼而下,每一拳下去,都有一名弟子倒在了血泊之中。

最后,就在那秦长老惊恐无比的眼神中解决掉了其余所有人。

“秦长老对吧?跪下了叫爹,我可以饶你一命。”

景云霄灿灿地笑着。

“做梦。”

秦长老气急败坏,当即就掏出了一根铁棍。

铁根两米多长,十分粗大,在他手中不断旋转,伴随着这等旋转,一股强大的灵气从他体内暴涌而出,汇聚在了那铁棍之上,霎时间,铁棍整整膨胀了四五倍,然后就带着山呼海啸一般的气势朝景云霄砸了下来。

“去死吧。”

秦长老怒吼道。

可是……

锵锵。

一道金属碰撞的声音陡然响起,下一刻秦长老就见到,景云霄的手臂之上,一道道龙鳞覆盖,随后随手就是往空中一抓,竟然就将他的铁棍在半空中直接拦了下来。

“什么?”

秦长老一阵骇然。

“去死吧。”

这一次,是景云霄喊的。

喊完之后,景云霄另一只手扬手一翻,一道森罗死印就如山岳一般轰在了那秦长老的身上。

秦长老惨叫一声,当场毙命。

景云霄二话不说,立即利用帝火将这些尸体都燃烧。

不过,当秦长老的尸体所炼化的武道精元冲入景云霄身体之中后,景云霄立即就现了一丝端倪。

好强的灵魂力量。

这一刻,景云霄才现,炼神宗其余弟子的灵魂力量也比普通武者要强不少,只是没有像秦长老这么突出,因此没有引起景云霄的注意。

只是让景云霄无奈的是,虽然他能够感应到这等强大的灵魂力量,帝火也能够将其炼化吸收,但仅仅只是作用于武道修为之上,而且效果很少,如若能够将其作用在自己的灵魂力量加成上,那该有多吊啊。

“不知道那所谓的炼神宗宗主可以吞食灵魂力量,用于修武到底是怎么回事?”

景云霄心底沉吟,随即兴致也高涨了几分。

“炼神宗,我来了。”

“灭神,老子来了。”

景云霄心底一喜,随后跟牧凌天继续大摇大摆地走上炼神宗。

没过多久,景云霄和牧凌天就来到炼神宗的宗门之前。

“炼神宗所有人,给本少滚出来受死。”

景云霄一剑落下,炼神宗的门牌立即就四分五裂炸开,在炼神宗响起一片爆响之声。

“放肆,敢闯我炼神宗,活得不耐烦了?”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硬要闯进来?”

“狗杂种,竟敢毁我炼神宗的宗门,你死定了。”

各种声音不断响起,旋即炼神宗各路长老和弟子纷纷冲了出来。

见到黑压压的人群,景云霄丝毫没有惊慌,反而扯着嗓子道“谁是灭神,有种站出来,看我不打死你。”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