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女仆?你再说一遍?”

冰翎剑暴跳如雷,直接飞到了景云霄脖子处,恨不得直接将景云霄大卸八块。

“行,那就女佣。”

景云霄调侃道。

“你……”

冰翎剑气急败坏。

“婢女总可以了吧?”

景云霄坏笑道。

“你去死,我是女王。”

冰翎剑反对道。

“好好,女王吧那就女王八。”

各有所需,这就是景云霄和冰翎剑达成共识的基础。

秋未央的纯白少女秀美动人

当然,冰翎起初自然不同意,让她听从景云霄的指挥,这无异于就是让她丧失主权,更确切的说,这就是让她成为景云霄剑宠。

她冰翎,身份高贵,怎可成为他人的剑宠?

可在景云霄的强力坚持下,以及她自己对于肉身的渴望,最后她还是妥协了。

时间不等人,与冰翎达成共识后,景云霄第二天就将自己出去历练的事情告诉了景御风和景妍。

当两人听景云霄说要去大荒山脉后,无疑皆是劝阻。

毕竟,大荒山脉确实是太危险了。

那里,不但是世俗武者历练之地,更是百战国几大宗门弟子历练的地方,如若一个不小心,那绝对是小命不保。

但景云霄只用了一个理由,就让景御风和景妍放弃了劝阻的念头,这个理由自然还是冰翎剑。

有了冰翎剑,景云霄也就等同于掌握了玄武境强者才可掌握的御空飞行,纵然大荒山脉再怎么危险,但玄武境武者可并不多见,景云霄以此自保,多半也是没有问题的。

此外,景云霄也表明,此行大荒山脉,或许就能够集齐治愈景御风体内瘀伤的材料,一旦集齐完毕,等景云霄再度归来时,就可以让景御风重登武道巅峰。

如若景御风能够恢复以前势力,别说区区一个黑龙寨了,就算是在皇城,随便一声吼,不少势力都得抖三抖。

是夜,惠风和畅。

景家一处庭院之中,在景御风和景妍,还有重新回到景家的景柱的目送下,景云霄抱着冰翎剑上天了。

咳咳,不对,是飞走了。

其实,景云霄也想潇洒点,要么是站在冰翎剑上,至少坐着也好啊,可奈何他现在武道实力太低,在空中飞行无论是站着还是坐着,都无法抵御那强大的空气对流,因此只好“委屈”自己了。

“这颗扶魂果能够让你飞多久?”

黑夜之中,景云霄拿出了一颗鸡蛋大的灵果,放到了冰翎剑的剑身之上,霎时间,那冰翎剑就散出一股诡异的气息,然后不断地将那颗扶魂果给吸收殆尽。

同时,冰翎也是欢喜地答道“大概四个时辰吧。”

“什么?才这么点时间?”

景云霄却满脸肉痛。

在离开景家前,冰翎告诉他,要想让其御空飞行,必须就要让其保持充沛的灵魂力量,而如何保持?最直接的办法自然就是吸收可以蕴养灵魂的灵药。

之前在万妖山脉,这冰翎剑之所以大战那头铁臂巨猿激战,无非就是为了得到那颗天灵地果,用来蕴养自己灵魂。

对此,景云霄也并未怀疑冰翎的话。

据他所知,灵魂存于天地之间的某些器物之中,一旦灵魂力量太过于虚弱,会导致其直接灰飞烟灭,但如若灵魂力量足够强大,甚至可以将灵魂凝聚成一具魂体,离开器物,自由活动一定时间,更有甚者,甚至还能通过消耗灵魂力量施展出强大的武道手段。

而冰翎现在无非就是用自己的灵魂力量操纵这柄冰翎剑飞行。

因此,在得知此事后,景云霄立即就翻遍了景家整个珍宝阁。

最后,终于在珍宝阁中找到了十颗扶魂果。

景云霄心想,十颗扶魂果应该足够维持冰翎一个月的时间了吧。

却不曾想,一颗扶魂果竟然只能维持四个时辰,一天十二个时辰,这才是一天的三分之一,光从红叶镇到大荒山脉,就需要三天的赶路时间,可以说,这十颗扶魂果最多只能让冰翎剑到达大荒山脉,至于在大荒山脉后的飞行,亦或是再之后的返回,都还需要景云霄另想办法。

“臭小子,这扶魂果这么低级,本小姐能够维持三个时间,已经是非常非常节省了。而且,要不是之前吸收过那颗天灵地果让我灵魂状态很好,估计这一颗扶魂果顶多只能维持一个时辰。”

冰翎不满地道。

对此,景云霄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也只能先到了大荒山脉再想办法弄些有助于灵魂的灵药了。

于是,夜幕之下,一人一剑,悄无声息地远离了景家,远离了红叶镇。

百战国,距离红叶镇还有着一段较远距离的一座山林中,有着五道血衣男子,此时这五名男子面色都不怎么好。

其中一位男子道“统领,大长老的血影追踪怎么突然消失了,没有了血影追踪,我们又该如何追踪那小子的下落?”

若战神府的人在此,定能一眼就认出来,这些人正是当日景贤派出来寻找景云霄下落的血神卫。

只是,当日他们跟着血影追踪离开战神府,一路追击到了这座不知名的山林中时,那血影追踪竟然突然消失在了他们的面前,没有了血影追踪指路,他们就如同无头苍蝇一般,根本无处可寻。

“让血影追踪消失,就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们要找的人距离我们已经足够遥远,遥远到血影追踪都没法追踪的距离。”

那位最具威严,一双血目彰显出凶戾之气的中年男子冷冷答道。

可他说完,立即又有一人接过话去,疑惑地道“可统领大人,这不应该啊。我们按照血影追踪一路追过来,按理说我们距离景云霄的位置只会越来越近,怎可能还变远了?难不成,那小子离开的度竟然比我们还要快不成?”

“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

那位统领摇了摇头,也是一脸茫然。

“统领,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们这么漫无目的地找,就算是找到猴年马月也不一定能够找到景云霄,就更别说十天之内完成任务了。”

另一名血衣男子也随即问。

那位统领皱了皱眉,却果断道“还能怎么办,就算没有了血影追踪,就算是找到猴年马月,我们也必须要继续找,直到找到为止,否则以大长老的脾气,再加上他这一次这么重视那小子,即使我们回到战神府,那我们在战神府的日子恐怕也该到头了。所以,就算崛起三尺,也一定要找到景云霄。”

标签: